獨/我是臺灣人也是代理孕母 過程、費用細節一次看


獨/我是臺灣人也是代理孕母 過程、費用細節一次看

李翊君女兒A4腰原因超驚人 被媽嗆:就餓死吧!

Lily指出,在美國代理孕母大多數學歷、社經地位都不低,不是因爲是經濟弱勢纔來當代理孕母。記者曾原信/攝影

代理孕母議題在臺灣討論將近30年,因爲先天性疾病、或其他重大傷病導致無法生育的女性遲遲無法孕育下一代,而臺灣同婚通過近5年,生育的配套政策也依舊卡在半路。婦女、宗教團體對於代理孕母議題相當憂心,擔心通過後女性會失去自主權,子宮會成爲商品,弱勢婦女更可能成爲被剝削的對象。

Lily是臺灣人同時也是一名合法的代理孕母,在美國替一對委託夫妻產下一名寶寶。Lily接受本報專訪,分享成爲一位代理孕母的心路歷程,對於目前臺灣討論代理孕母合法化的過程中,各界團體的擔憂,她又是如何看待。

Q:怎麼想要成爲代理孕母?

A:自己已經生過2胎,過程都非常順利,一點孕吐的不適症狀都沒有,還可以去健身,唯一隻有分娩時有陣痛,但打了減痛分娩後都順利生產。前面兩胎都相當順利,也非常享受懷孕、生產的過程;且在孕育生命的過程中相當感動與喜悅。

後來在網路上看到代理孕母的資訊後,才知道原來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,又能幫助無法生育的伴侶們圓夢,同時又有一筆營養補貼,何樂不爲?因此經由朋友推薦,到加州生殖機構登記成爲代理孕母。

Q:要成爲代理孕母是否有條件限制?

A:美國各州的規範不一樣,我是在加州生殖機構登記,每位代理孕母最多代孕6次,需要生養過孩子,且經過心理評估。

高嘉瑜「忙着整理房间」! 落选又挨告 曝近日生活重心

Q:成爲代理孕母,是否有被商品化的感覺?

A:完全沒有,登記成爲代理孕母時,除了基本資料外,會有一張「意願單」需要填寫,可以勾選願意代孕的對象,例如:男同志、女同志、老少配、宗教信仰、完全不孕夫婦等等;是否希望代孕產下的孩子,知道自己是代孕者所生;以及當懷孕會危害自身健康時,是否接受醫師執行終止妊娠,各式各樣懷孕時要注意基本事項都會確認一遍。

且在接受委託前,委託者與代理孕母是平等的關係,「你挑我,我也在挑你」。我是要求未來還能跟小孩有聯繫,不希望只是單單幫對方生小孩而已;且在確定委託前,機構會協助媒合律師,確保雙方權益都有詳實在合約內。

代孕者的營養補貼金確實會成爲誘因,但在美國代理孕母大多數學歷、社經地位都不低,不是因爲是經濟弱勢纔來當代理孕母,要順利媒合上委託人,反而都是生活環境不錯的人,而且真心很喜歡小孩子的人。

Q:心理評估的過程?

浙江省副省长卢山:深化全球大招商,招引“大好高”及专精特新外资项目

A:心理評估時,心理醫師會詢問想法,不會有引導式的問題,主要是評估代孕者是否有足夠的心理素質,明確知道不會對代孕產下的孩子產生依附關係等等;因此通常有生育經驗的人比較能夠有足夠的心理認知。

Q:怎麼看待代孕的寶寶?

腹黑姐夫晚上见 小说

A:打從心底不會當作自己的小孩,但依舊是很可愛的小生命,我把自己當作房東,而小寶寶就像是住客,自己是房東阿姨,因此特別照顧他。懷孕過程當中會有開心、感動的心情,但確實不會產生母愛的情緒。

Q:成爲一名代理孕母,家人是否有反對?

A:「我父母聽到我要當代理孕母,下意識非常反對。」父親覺得女性生孩子就是鬼門關前走一遭,爲了自己的孩子承擔生命風險值得,但爲了別人而承擔風險不值得;但我相當享受孕育生命的過程,每次都覺得十分感動,對我來說「只要是生命,不論是別人還是自己的小孩,都是值得的。」

而且我前2胎都順產,身心理素質都「相當適合生育」,且能成爲代理孕母的人並不多,全美國不到10萬位代理孕母,所以希望可以幫助更多想要生育的家庭。至於丈夫的態度,則一直是非常支持,更說我非常適合。

Q:如何跟自己的孩子溝通媽媽在做代理孕母?

男朝数发部连开3枪被逮 黄扬明提2大案断言下场

想吓人的贞子酱

A:孩子也會關心肚子裡的小寶寶,我都會直接明說,肚子裡的寶寶跟我們沒有血緣關係,耐心跟孩子說明其實都是能夠理解的。

Q:當代理孕母時的開銷花費,以及營養補貼大約多少?

A:要評估自己工作受影響的程度、生活成本等等,因此代理孕母的費用都是自己開,首次代孕的價格約在4萬到6萬美金左右,若是第二、三次代孕,代表身心理都更適合代孕,可以開到5萬,甚至8萬美金。

影響全世界的60公里 揭秘手握上兆元產值台中產業領袖聚落

委託者會把金額存到信託帳戶當中,由第三方機構負責匯款。因爲我住在洛杉磯,但登記在加州生殖中心,因此植入胚胎時的來回機票,以及後續產檢費用,都是由委託者負擔,每個月也有固定幾百塊美金的零用金,負責支出孕期的各項雜費;依照雙方合約規範,有人會採實報實銷,也有一次一大筆,全部費用都從中支應。

三角关系入门

宝林炒粿条成食安关键字 小吃店忧粄条生意遭牵连

扮演成渣勇的我

Q:與委託者的認識過程,以及後續互動?

A:透過機構媒合到委託者,是一對中國大陸不孕症夫妻,本來在美國生活,嘗試6、7年都無法自然懷孕,因此在生殖中心凍存生殖細胞,後來回到中國大陸,一開始因爲疫情期間無法來美國,因此透過視訊面試。

過程中是我跟先生和對方夫妻一起視訊,像是2對夫妻彼此面試,但其實更像是聊天,會詢問對方的家庭關係,對於教養小孩方式等等;對方則問我的日常飲食,生活習慣,生小孩的經驗。過程很順利,最後也決定彼此合作。

飼主大掃除驚見「喵皇乘車出巡」?貓咪坐掃地機器人兜風 3大傻眼理由一次看

代孕過程中都是正常生活,每次產檢都跟委託者分享,日常生活像是今天吃了甚麼,胎動狀況都會分享,很像是朋友間互相寒暄,過程中的探視彼此可以協調,但也可以拒絕探訪。孩子出生後委託夫妻接回去,目前寶寶已經2歲左右,每到聖誕節、感恩節、農曆過年,都會寄卡片、視訊問候,很開心有很愛他的爸爸、媽媽。

Q:對於代孕的心得?

欣興抓住AI浪潮

A:能夠理解有些委託人不希望讓孩子知道自己是代孕而來的,也有代孕者不希望後續與委託家庭保持聯絡,各種樣態的人都有;但不管孩子是不是代孕者所生,只要有足夠的愛、願意溝通的家長都能夠養育出優秀的孩子,知不知道生父是誰,其實不太重要。臺灣最近討論修法,希望各界提出疑問外,也能保持溝通空間,才能一起想出解決辦法。

第一金投信、QRAFT金融科技公司 宣布AI驅動投資合作

我目前已經替人代孕過一次,依舊非常享受孕育生命的感動與喜悅;雖然目前人生規畫上暫時無法接受委託,但若有機會,不排除再幫助更多的人完成孕育下一代的夢想。

路肩竟有人拉屎 警察走近一看…竟是金曲歌后!

日本男團全挑處子之身!團員嫌交女友麻煩 想驗證魔法師傳說

Lily協助一對中國大陸不孕症夫妻代孕,他們嘗試了6、7年都無法自然懷孕。記者曾原信/攝影

曾擔任代理孕母的Lily說,對我來說只要是生命,不論是別人還是自己的小孩,都是值得的。記者曾原信/攝影

我在古代有片海 小說

【心情點滴】李月治/越式法國麵包

曾擔任代理孕母的Lily表示,自己前2胎都順產,身心理素質都「相當適合生育」,且能成爲代理孕母的人並不多,希望可以幫助更多想要生育的家庭。記者曾原信/攝影

凱基證券攜手LINE Bank共構金融生態圈 開戶月月抽老爺酒店住宿券